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媒體聚焦 正文

獨家 // 陳澤奎:漫話道地甘肅文化和甘肅人

2019-12-04 11:29:05 智能朗讀:

陳澤奎

??? 甘肅武威人,中共黨員,蘭州大學歷史學碩士,中共黨員,編審。歷任甘肅人民出版社編輯、第二編輯室副主任、主任,甘肅人民出版社總編輯助理;讀者雜志社編輯、編輯部副主任、主任、副主編、編輯部主任、總編輯、常務副社長、編委會執行主任;讀者出版集團(甘肅人民出版社)總經理助理;讀者出版集團黨委委員、董事、副總經理、總經理,讀者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副總編輯、常務副總經理、副董事長、總經理、總編輯。獲評甘肅省十佳優秀出版工作者、全國優秀中青年編、甘肅省333人才工程學術帶頭人第一二層次人才、甘肅省文化系統創新拔尖才、領軍人才、優秀專家、新聞出版總署出版行業領軍人才、甘肅省改革開放30年來有突出貢獻的專家、甘肅省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

?

  (一)

  文化是生活方式的積累和沉淀。衣食住行,婚喪嫁娶,迎來送往,待人接物,鄰里之間相互如何相處、如何打交道,長期生活在一個地方的人會形成一種相互認同并會自覺維護的生活方式,這種日常生活方式的積累和沉淀,衍生成了約定俗成的鄉俗民風,這就是文化的最本質的底色。

  文明是在生活方式沉淀即文化基礎上形成的共識、行事規則和公共約束。文明表現為對公共約束和行事方式的熟練掌握和嫻熟的駕馭。人的文明程度,不在于掌握了多少知識和擁有了多少物質財富,更多的是表現為對社會共識、規矩、社會公約的自覺遵守和踐行的能力。教育是幫助人們實現個人的社會化和自覺接受社會公約的過程,也就是文明化的過程。人的文明化程度越高,社會接納度越高。在公共場合自覺噤聲,在公交車站自覺排隊,在十字路口自覺遵守交通規則以及對各種社會公約的自覺踐行等等,這就是文明的基本標識。文明的實質,更多的時候實際上表達的是我們平常所說的教養、修養的內容,而宗教、哲學、藝術等形而上者是它的高級形態。因此我們說,文化是解決人的低層次需求,解決生存相關的問題,文明則解決的是如何生存的方式和生存的秩序、質量問題。正常情況下,人的生存問題相對簡單,只是需要接受和適應現有的環境即可,因此上“文”和“化”的過程是一個在家庭生活中言傳身教和潛移默化的過程,是在家庭里開始啟蒙的。而人如何在社會中和睦相處而避免經常性地相互牴牾,即解決好生存方式以及生存的秩序問題,特別是維護社會生活秩序的正常化卻要復雜得多,需要家庭、社會及個人長期努力才能獲得成效,而在維護社會秩序的正常化的社會、家庭、個人三者之中,更重要的是社會的有效的強制執行力。由此,我們可以說,文化是人們生活方式的積累和沉淀,文明則是人類文化的結晶;文化是文明的底色,文明則是誕生于文化底色之上的五彩錦繡;生活方式衍生文化,文化凝煉成文明;文化以特色、個性鮮明為特征,而文明則以共性、共識為特征;文化猶如原始森林,遠看一片蓊郁,近看各種植物擇地而生;文明猶如文化皇冠上的明珠,居于頂端,熠熠生輝,文明促使人們改善生活方式,提高生活品質。文化與文明共同促進了社會的進步,哲學、文學、藝術等等都是人類文化與文明結晶的高級存在。

  (二)

  中國的文化,以秦嶺為界,形成了鮮明的南北差異,這是一個大的分界。而在這南和北的大的分界之中,南北之中又有兩個較為明顯的分界。南以五嶺為界分為秦嶺以南和嶺南之南,北則以長城為界分為秦嶺以北和長城之北。由此,中國的大的文化分界大致可分為條狀和塊狀分布的格局。條,從嶺南之南至南嶺、南嶺至秦嶺、秦嶺至長城、長城至漠北,分為四個大的條;各條內形成了鮮明的塊,嶺南有閩粵以及更南之分,更南之處海疆無垠,令人遐想;嶺南和秦嶺之間有吳越、三楚和巴蜀之別;秦嶺至長城一線有關中、關東、關西之分,也有河西、秦隴、三晉、燕趙、齊魯之別;長城以北的廣大地區包括遼東地區統稱之為漠北,漠北之地草原萬里,英雄如風。條的劃分大致以緯度、氣候、雨水、物產特征為依據,一般都是以自然地理景觀等為依據劃分出來的,而塊的劃分,則更多地是以語言、習俗等人文因素為依據做出的。二者之間,特別是塊的劃分,我們通常都把它叫做地域文化或區域文化圈。嚴格意義上講,地域或區域文化圈的形成,并不完全受行政區劃調整的約束,而更多地反映的是核心區域文化自身的影響力、滲透力和傳播力,我們平常說的西域、河西、關中、燕趙、齊魯、吳越、湖湘、閩粵、巴蜀、嶺南文化等,不僅僅是個地理或純粹的行政區劃的概念,而更多的含義是地域或者區域文化概念的通俗化,猶如北宋理學有濂、關、洛、閩之分一樣。也因此,區域文化圈一旦形成,其影響力也會相對持久而影響廣泛,猶如巨石入深水的漣漪一樣,中心區域影響強烈而范圍較小,隨著漣漪的蕩漾,范圍逐漸變大,波紋則相對平緩,在中心區域的漣漪消逝之后,而遠離中心區的漣漪仍在延續,只是看上去更不引人關注而已。

  從史書記載看,中國人中最早做這種區域或地域文化劃分并得到認可的,是漢代史家司馬遷。司馬遷在他的《史記.貨殖列傳》當中首次對當時漢地內的物產、人文情況進行系統地劃分,二千多年以后我們讀他的文章,仍然能夠感覺到它的魅力。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司馬遷的原文用白話援引如下:

  關中地區從汧、雍二縣以東至黃河、華山,膏壤沃野方圓千里。從有虞氏、夏后氏實行貢賦時起就把這里作為上等田地,后來公劉遷居到邠,周太王、王季遷居岐山,文王興建豐邑,武王治理鎬京,因而這些地方的人民仍有先王的遺風,喜好農事,種植五谷,重視土地的價值,把做壞事看得很嚴重。直到秦文公、德公、穆公定都雍邑,這里地處隴、蜀貨物交流的要道,商人很多。秦獻公遷居櫟邑,櫟邑北御戎狄,東通三晉,也有許多大商人。秦孝公和秦昭襄王治理咸陽,漢朝藉此做為都城;長安附近的諸陵,四方人、物輻湊集中于此,地方很小,人口又多,所以當地百姓越來越玩弄奇巧,從事商業。關中地區以南則有巴郡、蜀郡。巴蜀地區也是一片沃野,盛產梔子、生姜、朱砂、石材、銅、鐵和竹木之類的器具。南邊抵御滇、僰,僰地多出僮仆。西邊鄰近邛、笮,笮地出產馬和旄牛。然而巴蜀地區四周閉塞,有千里棧道,與關中無處不通,唯有褒斜通道控扼其口,勾聯四方道路,用多余之物來交換短缺之物。天水、隴西、北地和上郡與關中風俗相同,而西面有羌中的地利,北面有戎狄的牲畜,畜牧業居天下首位。可是這里地勢險要,只有京城長安要約其通道。所以,整個關中之地占天下三分之一,人口也不過占天下十分之三;然而計算這里的財富,卻占天下十分之六。

  古時,唐堯定都河東晉陽,殷人定都河內殷墟,東周定都河南洛陽。河東、河內與河南這三地居于天下的中心,好像鼎的三個足,是帝王們更迭建都的地方,建國各有數百年乃至上千年,這里土地狹小,人口眾多,是各國諸侯集中聚會之處,所以當地民俗為小氣儉省,熟悉世故。楊與平陽兩邑人民,向西可到秦和戎狄地區經商,向北可到種、代地區經商。種、代在石邑以北,地近匈奴,屢次遭受掠奪。人民崇尚強直、好勝,以扶弱抑強為己任,不愿從事農商諸業。但因鄰近北方夷狄,軍隊經常往來,中原運輸來的物資,時有剩余。當地人民強悍而不務耕耘,從三家尚未分晉之時就已經對其慓悍感到憂慮,而到趙武靈王時就更加助長了這種風氣,當地習俗仍帶有趙國的遺風。所以楊和平陽兩地的人民經營馳逐于其間,能得到他們所想要的東西。溫、軹地區的人民向西可到上黨地區經商,向北可到趙、中山一帶經商。中山地薄人多,在沙丘一帶還有紂王留下的殷人后代,百姓性情急躁,仰仗投機取巧度日謀生。男子們常相聚游戲玩耍,慷慨悲聲歌唱,白天糾合一起殺人搶劫,晚上挖墳盜墓、制作贗品、私鑄錢幣;多有美色男子,去當歌舞藝人。女子們常彈奏琴瑟,拖著鞋子,到處游走,向權貴富豪獻媚討好,有的被納入后宮,遍及諸侯之家。

  ……

  燕國故都薊也是渤海、碣石山之間的一個都市。南面通齊、趙,東北面與胡人交界。從上谷到遼東一帶,地方遙遠,人口稀少,屢次遭侵擾,民俗大致與趙、代地區相似,而百姓迅速捷兇悍,不愛思考問題,當地盛產魚、鹽、棗、栗。北面鄰近烏桓、夫余,東面處于控扼穢貊、朝鮮、真番的有利地位。 洛陽東去可到齊、魯經商,南去可到梁、楚經商。所以泰山南部是魯國故地,北部是齊國故地。

  齊地被山海環抱,方圓千里一片沃土,適宜種植桑麻,人民多有彩色絲稠、布帛和魚鹽。臨淄也是東海與泰山之間的一個都市。當地民俗從容寬厚,通情達理,而又足智多謀,愛發議論,鄉土觀念很重,不易浮動外流,怯于聚眾斗毆,而敢于暗中傷人,所以常有劫奪別人財物者,這是大國的風尚。這里士、農、工、商、賈五民俱備。

  而鄒、魯兩地濱臨洙水、泗水,還保存著周公傳留的風尚,民俗喜好儒術,講究禮儀,所以當地百姓小心拘謹。頗多經營桑麻產業,而沒有山林水澤的資源。土地少,人口多,人們節劍吝嗇,害怕犯罪,遠避邪惡。等到衰敗之時,人們愛好經商追逐財利,比周地百姓還厲害。

  ……

  越、楚地帶有西楚、東楚和南楚三個地區的不同風俗。從淮北沛郡到陳郡、汝南、南郡,這是西楚地區。這里民俗慓悍輕捷,容易發怒,土地貧瘠,少有蓄積。江陵原為楚國國都,西通巫縣、巴郡,東有云夢,物產富饒。陳在楚、夏交接之處,流通魚鹽貨物,居民多經商。徐、僮、取慮一帶的居民清廉苛嚴,信守諾言。

  彭城以東,包括東海、吳、廣陵一帶,這是東楚地區。這里風俗與徐、僮一帶相似。朐、繒以北,風俗與齊地相同。浙江以南風俗與越地相同。吳地從吳王闔閭、楚春申君和漢初吳王劉濞招致天下喜好游說的子弟以來,東有豐富的海鹽,以及章山的銅礦,三江五湖的資源,也是江東的一個都市。

  衡山、九江、江南、豫章、長沙一帶是南楚地區。這里風俗與西楚地區大體相似。楚失郢都后,遷都壽春,壽春也是一個都市。而合肥縣南有長江,北有淮河,是皮革、鮑魚、木材匯聚之地。因與閩中、于越習俗混雜,所以南楚居民善于辭令,說話乖巧,少有信用。江南地方地勢低下,氣候潮濕,男子壽命不長。竹木很多。豫章出產黃金,長沙出產鉛、錫。但礦產蘊藏量極為有限,開采所得不足以抵償支出費用。九疑山、蒼梧以南至儋耳,與江南風俗大體相同,其中混雜著許多楊越風俗。番禺也是當地的一個都市,是珠璣、犀角、玳瑁、水果、葛布之類的集中地。

  ……

  天下物產各地不均,有少有多,民間習俗各有不同,山東地區吃海鹽,山西地區吃池鹽,嶺南和大漠以北本來也有許多地方出產鹽,這方面情況大體如此。(以上原文為范君石譯注)

  司馬遷的描述,從西向東、從北到南,像是在我們面前展開了一幅漢代及漢代以前古人生活的氣韻生動的生活畫卷。讓我們穿越時空看到了一個和我們現實生活似曾相識的生活狀態。司馬遷筆下區域人文的劃分,表達出了二千多年前我們這個幅員遼闊的國家,在統一的旗幟下不同區域里人的氣質、性格、習俗、價值觀及行事方式,他筆下所列舉的諸多物流交通的大都會以及在其中生活的人們,向我們展示了兩千多年前生活在不同區域的人們不同的人的生活狀態,讓我們看到,早在兩千多年前,自秦統一起,盡管在全國已經實現了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統一度量衡,但人們的生活習俗不僅有南北之差東西之別,即使是在同一個條甚至相互毗鄰的塊與塊之間,其行事風格和處事態度都會有較為明顯的差異。司馬遷筆下的都會,實則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區域文化的核心區,如關中,是西周、秦、西漢的立都之地(漢以后隋、唐及十六國時期多個朝代建都于此),洛陽是東周時期王室駐蹕地(西漢以后東漢、曹魏、北魏等多個朝代也曾立都于此),巴蜀、邯鄲、燕、臨淄、南陽、彭城、壽春、豫章、長沙等等,秦漢以前都曾是大大小諸侯的都城所在地,而最南端的番禺則是秦漢之際南越王趙佗的立都之地。這些都會的形成,自然是氣候、環境、歷史長期影響的結果,當其形成之后,其對生活于其中的人的影響,也是深邃而幽遠的,不會因朝代更迭、行政區劃調整而變異,而更多的時候是以它特有的底色展示自己的風采,所謂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則為枳,南人喜舟北人愛馬,關東出相關西出將,除了環境的影響而外,而文化也是其所以如此的本源。而中國不同“條”和不同“塊”之間,既有聯系又有差異的特征,又為中國文化的宏富博大創造了自然沃土。細讀司馬遷的《貨殖列傳》,不僅會讓我們深刻認識漢代及漢以前中國區域文化的格局,也會對我們認識漢代以后以至現如今我們國家東西南北的經濟格局和區域文化的特征有所裨益,換句話說,透過兩千多年厚重的歷史帷幕,還能依稀感覺到司馬遷筆下描繪出的一些區域文化特征對我們今天生活的影響。

  (三)

  甘肅,地處我國三大高原的連接點上,獨特的地理區位,使得甘肅在中國的區域文化的版圖上有了自己獨特的身份標識。從我國大的文化的“條”來看,甘肅屬于秦嶺以北、長城以南的區域里;從“塊”的角度看,甘肅則屬于關西、隴右至西域之間,東接關中、巴蜀,南鄰川藏,西與新疆(歷史上的西域)接壤,北依長城與內蒙古、寧夏毗鄰,形成兩頭大中間長的條狀狹窄地理特征,而其中尤以黃河、烏鞘嶺以西的河西最為狹長,被稱為走廊。而這個走廊,南依祁連山脈(漢代以前是烏孫、月氏、匈奴人安身立命的牧馬之地,漢朝設置四郡控制河西之后,匈奴人哀嘆“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北抵騰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漠北的南緣,其北草原萬里,歷來是北方游牧部落遷徙、馳騁的天堂),作為溝通秦嶺和長城之間的大條的一部分,從漢代起它就在發揮溝通中原和西域的孔道的作用,而河西之所以被稱之為走廊,就是它溝通東、西的重要地位的形象寫照。而沿著這條溝通東、西的條上的各個綠洲則成為了秦嶺以北、長城以南東西之間交流的交匯點,同時也是把長城以南和長城以北緊密相連的交匯點。因其獨特的地理環境,從漢代張騫鑿空開始至明代陸路東西方交通衰落之前,甘肅特別是有走廊之稱的河西,一直是東西方官方、民間使節商旅往來的通道,也曾是農耕文明、草原文明或者東西方文明融合或武力相競的廣闊舞臺,也因此,從漢代起,河西走廊就是拱衛中原的右臂和中原掌控西域及青藏高原和內蒙古高原來去如風的草原民族的有力支撐點的所在,也是歷代移民戍邊和屯墾之地,這種狀況從漢代起持續到新中國成立的前幾十年。而從東漢、三國開始,“得隴望蜀”,則不僅是以一個成語典故,而且是以一個具有具體實用實踐價值的軍事經略常識而為歷代所重視。這種特殊的區位和歷史,還使得甘肅成為中原政局板蕩之時中華文明薪火延續的厝薪處,對此,早在西漢時期的有士之士就有了清晰的認識(《資治通鑒》卷四十漢紀三十二,竇融語:“河西殷富,帶河為固,張掖屬國精兵萬騎,一旦緩急,杜絕河津,足以自守,此遺種處也!”),而西漢末年東漢初年竇融家族、唐代安史之亂之后敦煌張議潮、曹義金家族以及十六時期五涼政權對河西的經營,在中原戰亂頻仍時取得保境安民自成一格的局面,即是對上述觀點的具體實踐也是有力的注腳。如今,留存于甘肅大地上的秦安大地灣、臨洮馬家窯、敦煌莫高窟、張掖馬蹄寺、武威天梯寺、天水麥積山、慶陽南北石窟,逶迤于河西走廊全境的長城、烽燧,陽關、玉門關遺址以及現今仍舊保存完好的嘉峪關關城,散布于西部嘉峪關黑山巖畫和東部六盤山的賀蘭山巖畫,保存于武威的西夏碑、見于記載的元代闊端與薩班涼州會盟碑,這一切,無一不是甘肅多元文化、文明交融的見證。特殊的地理和復雜的歷史,形成了甘肅有別于其他省份的別樣的區域文化,還在于多族共居的族群分布大體上表達出了它所處條與塊內部各文化因子的分布,與中國大的條、塊文化因子的分布基本一致。境內除占人口絕大多數的漢族以外,成建制的少數民族有蒙古族(酒泉阿克塞蒙古族自治縣)居于北部長城一線,藏族(甘南藏族自治州)與川西、青海搭界而居于甘肅的西南部,回族(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族(臨夏回族自治州東鄉縣)、保安族撒拉族(臨夏回族自治州積石山保安族撒拉族自治縣)以古枹罕轄地為主,裕固族(張掖肅南裕固族自治縣)沿祁連山一線居住。這種多民族聚居的環境,為甘肅的文化多元化建構了深厚的基礎。大致說來,東以子午嶺、隴山為限,慶陽、平涼、天水深受關中風俗影響;東南部以秦嶺余脈為界,隴南地區深受巴蜀文化影響;以臨洮、隴西為核心的隴中,形成有別于隴東和河西的帶有自身特征的語言與生活習俗;各少數民族自治區域則以各自的民族生活方式為特征;蘭州及蘭州以西的區域,歷史上為漢代金城、武威、張掖、酒泉、敦煌五郡所在地,住民的結構多以深受中原文化浸潤的戍邊將士和政府征發的移民以及中原戰亂之時避亂而來的人士及部分往來東西的商客的后裔組成,大致說來,以綠洲的分布為分界。

  如此豐富的人文歷史因素,為道地的甘肅文化和道地的甘肅人披上了朦朧的面紗,從文化研究的角度看,這不僅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學術課題,也是一個讓我們更好地了解甘肅的有意思的話題。

  (四)

  據韓國學者趙一東的研究,人有道地和不道地的區別(《讀者參考》130期204頁李憲堂:《觀韓記》),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他說,地道的韓國人必須具備三個條件——會說韓語,能品出泡菜的味道,會唱盤索里(韓國一種民間說唱藝術)。在趙氏看來,人的道地與不道地,也就是說一個人被一種文化所“文”所“化”的程度到底深與不深亦即道地不道地,只要看他對當地的文化亦即被當地道地的生活方式浸潤的程度來加以區別,而其中最典型的莫過于對語言、日常飲食、民間曲藝的熟悉與無條件自覺接受。以此為標準,盤點中國人,就發現要找一個地道的中國人很難以一城一地所能涵蓋——中國之大,非韓國人所能知也。與韓國的小國(國土面積不足30萬平方公里)、寡民(單一民族)相比,中國的確可以稱之為幅員遼闊地大物博。正如日本學者杉山正明在其著作《疾馳的草原征服者:遼.西夏.金.元》中所描述的一樣:“這是一個擁有13億國民的國家,在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這種情形。但是仔細觀察其內部和現實,就會發現在這個‘國民國家’中有著太多各種各樣的人群和存在方式。”順著韓國學者趙一東和日本學者杉山正明的研究邏輯,考慮到韓國、日本都是單一民族國家的情況,我們盤點中國人的道地和不道地,就不難發現,中國人的文化因子的多元化,絕對當得起豐富二字的所有內涵。

  廣東人——粵語、粵菜、粵劇。

  北京人——北京話(兒話音很濃的普通話)、豆汁或涮羊肉、京劇或京韻大鼓。

  東北人——東北話(自趙本山走紅以來,東北話什么味兒,地球人都知道),酸菜(自雪村的一首翠花上酸菜唱紅以來,東北的酸菜跟著走紅),二人轉。

  河南人——河南話,燴面、糊辣湯,河南梆子(豫劇)

  陜西人——關中話(周秦漢唐的官話,影響及于隴右、關東),羊肉泡饃、肉夾饃,秦腔、眉戶(道地的秦音、秦韻,也因此古人把關中方言稱之為秦腔)。

  內蒙古人——蒙古語,手把肉,長調。

  四川人、湖南人、湖北人、福建人……研究每個地方的人,都會發現一些頗具個性的東西。

  如果按照韓國趙一東先生關于構成道地的當地人的三大要素來對甘肅及甘肅人進行一些考察 ,我們會發現,甘肅更像是一個多元文化自由競爭的文化集市。

  省會蘭州,有蘭州話,有牛肉面,蘭州鼓子(一種說唱藝術)。

  隴東,典型的黃土高原特征,地貌則溝壑縱橫,物產則麥菽黍薯,隴東人(包括慶陽、平涼),隴東話,其實就是陜西話的普及;飲食與陜西關中同俗;地方戲,號稱隴劇,一是好者少,二則怎么聽,都有些陜西眉戶戲的味道。

  隴南,食則川辣蜀麻,植被則水稻、茶葉、柑橘、橄欖油,隴南話(川陜活的混合),南部受四川影響大,川味較大;西、北受天水、關中影響,帶有關中、天水味道;飲食大致與語言分區吻合;民間戲曲則受秦文化深刻影響,以秦腔為主。

  隴中,被清人目為苦瘠甲天下之地,今定西市全境,包括今白銀市的會寧縣。語言,與天水的秦安、甘谷等似出一源,自有特色;飲食,最具特色者為漿水面、漿水呱呱、漿水豆腐;民間戲曲,則以秦腔最為流行。

  再看河西五市。

  武威人——武威話,有山西話的元素,自成一家;飲食,以山藥米拌面(武威人說的山藥,非中藥之山藥,俗稱洋芋,學名馬鈴薯;米則專指小米)為標識(當然也有說三套車的,即茯茶、涼州釀皮、鹵肉餞(當地人讀作行)面。兩者相比,我個人更傾向于山藥米拌面,因為它歷史更久遠,也是只有道地的武威人才能說得出的家常飲食。三套車的說法,自然是借用了20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流行的蘇聯歌曲《三套車》的名字而已。而所謂山藥米拌面,通常有兩種做法。一是洋芋切塊,待小米下鍋開鍋米粒開花之后加入切好塊的洋芋,待洋芋待熟未熟之際加入少量面粉、食鹽煮熟即可食用;如果加入自制酸菜則為標配。二是將洋芋切成細條或粒丁,將面搟成面張切條,小米下鍋開鍋煮至小米開花,將切好的洋芋條或丁和搟好的面條依次下鍋加鹽煮熟即成,加入酸菜則為標配),面食為主,亦有山西面食的元素;民間戲劇,大戲以秦腔、眉戶為正宗,小戲以涼州孝賢流行。

  張掖人——說張掖話,張掖小面(張掖人共認的當地飲食標識),地方民間戲曲有張掖孝賢。

  酒泉人——說酒泉話,酸湯餃子、糊鍋為飲食標識,地方曲藝有酒泉寶卷。

  嘉峪關人——酒泉鋼鐵集團職工和家屬是本市的主要居民,可以說是東北人的飛地,語言、飲食帶有明顯的東北和酒泉相互影響的味道。

  金昌市的情況,與嘉峪關市的情況大致相同,都是以因工業成市的特征,表現出五湖四海成一家的現象。

  敦煌,按現在的行政區劃,是酒泉市下轄的一個縣級市,但是其影響力與河西其他五市難分伯仲,而其歷史地位在一定意義上說比其他五市更加顯赫:從漢代起,它與武威、張掖、酒泉并稱河西四郡,道當中原與西域交通的咽喉之地,而其轄境內的陽關、玉門關則是中原與西域的通關口岸。自1900年敦煌藏經洞發現以來,敦煌學成為顯學,文化影響力蜚聲海內外,而今每年一屆的敦煌文博會,更是甘肅和世界交往的大舞臺。敦煌住民的特征帶有典型的移民特征,因其歷史上地廣人稀,不同時期和不同地方來的移民往往以鄉或幾個村落為單元居住,他們在融入當地的同時也保留了原籍的語言和習慣,是學界研究方言的理想之地。

  此外,位于甘肅省會蘭州以南的臨夏、甘南兩個民族自治州,受自身文化浸潤,語言、飲食、音樂有其自身的特質。例如臨夏回族自治州:語言——河州話;飲食,清真飲食;地方戲曲,河州花兒。

  (五)

  我們花費大量的筆墨辨析文化和人的道地與不道地,不是為辨析而辨析,也不是像辨析藥材的道地不道地是為了提升自身的價格,顯示自身的價值的觀念一樣,而是為了充分認識生活于特定環境下的人的文化底色,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識,也最大限度地消除人與人相互交往的陌生感和隔膜,減低人際交往的成本。研究表明,一個深受某種文化浸潤的人,他的行為方式會深深地打上那種文化的烙印,無論他走過千山萬水,無論他身處何處,他的行為都會自覺不自覺地表現出那種文化的的底色。“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國印。長江長城,黃山黃河,在我心中重千斤,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心中一樣親……”這首至今給我們留下深刻記憶的歌,不僅是因為它自身弦律的優美,實際上是對文化認同的準確表達,因而深深地打動了我們的心。而文化的單一性,因其單一,更具相近性,而更具有吸引力和凝聚力。“有時候,在原子相遇時,經化學反應而結合成分子,這些分子具有程度不同的穩定性。它們可能很大。一顆鉆石那樣的結晶體,可以視為一個單一分子,其穩定程度是眾所周知的,但同時又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分子,因為它內部的的原子結構是無窮無盡地重復的。”(【英國】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中譯本,第15頁,中信出版社出版)

  甘肅的住民,其文化特征,大致可以水系來劃分。白龍江流域,因毗鄰四川,歷史上更多的時間里它們實際上是難分彼此的,不論語言、飲食及生活習慣,都帶有濃厚的川味;渭河及涇河流城,則是典型的黃土高原農耕區,其語言以秦音秦聲為主、飲食及生活習慣深深打上了農耕文明的烙印;洮河、夏河流域是漢、藏、回交融區域,也是農耕文化、草原文化商業文化的交匯區,歷史上也是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文化的特色自成一格;隴中,現如今的定西、白銀、蘭州,正如渭、涇、洮、夏最終匯入黃河一樣,語言、飲食、生活習慣則有坐中望四方的文化特征;河西五地市,正如綠州處處,文化特征也呈塊狀、坨坨分布,大致上說,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三條內陸河分割成三個大的方言區,而區內的語言、飲食、生活習慣大統一小個性,細致區別則呈坨、塊狀,很難一言一蔽之;而五地市中的金昌、嘉峪關,更是現代的文化飛地,其文化呈現天南海北的局面。

  因此說,文化的多樣性、豐富性是甘肅的文化特征,而單一性恰恰是它缺乏的。道地,講究單一性,從這個意義上說,甘肅天生的缺乏道地的先決條件。“甘肅人”的概念實際上是個很模糊的概念,不像東北人、上海人、北京人、廣東人、河南人、山東人、四川人、湖南人那樣有顯著的人群特征,“甘肅人”自己對自己身份的確認往往是極具更小更具體的地域性的,如慶陽人、天水人、武都人、臨夏人,就連河西走廊,人們的身份認同也具地方性,如武威人、張掖人、酒泉人,甚至會有民樂人、民勤人、永昌人的區別,而秦安人、甘谷人則是比天水人更有影響的更具地域特征的人群。

  甘肅這種普通存在的小塊塊、小坨坨式的地域文化的認同意識,深刻影響著甘肅人的思維方式,造就了甘肅境內區域文化的基本特征——內斂、自我欣賞型特征。這種文化的顯著特點,就是有一種天然的自我封閉的意識,但又因這種自我封閉的空間和體量過小,缺乏自我獨立生存的強大能力,又很容易像散沙一樣被周邊強勢文化所吸引、所影響。其優點在于因嚴酷的生存環境養成了堅韌、剛強和強烈的自我保護意識和善于適應環境的能力,其缺點在于容易劃地為牢,作繭自縛,保守,固執,容易滿足,盲從,對外界環境的變化不敏感,缺乏敢為天下先的勇氣和擔當,難以有大作為。

  有研究指出,受同種文化浸潤的人,生活態度、行為方式、價值觀念更趨于接近,更容易相互接近和相互接納;而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生活的人,其處事、待人 、價值判斷都會有明顯的差異,古人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當指這種情況。與單一文化因子條件下生活的族群相比,在不同文化浸潤下成長起來的人,在相互交流時的成本會相對較高:首先是要相互了解彼此對事物判斷的同與不同,逐漸形成共識;其次,需要求同存異,在大的格局下價值觀趨于一致;第三,需要共同的規則來相互約束,以其為準做到相互認同。

  塊塊、坨坨式的區域文化認同,容易增加和其他文化背景下生活的人的交往成本,容易形成自戀式的思維,容易囿于小坨坨的利益,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容易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容易形成有用則交無用則忘、有用則聚無用則散、有利則近無利則遠的江湖氣習。歷史上的西域諸國就是這種塊塊、坨坨模式的最典型的存在,從漢武帝通西域起,西域諸國與漢與匈奴或者說中原王朝與北方草原部族的關系,基本上就是漢強則依漢,匈奴強則依匈奴,這種執貳觀望的存在意識直到唐代徹底消除了北方草原霸主突厥之后才得到根本改觀。

  深刻理解文化差異以及文化差異對人的影響,有助于促進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在理解包容的基礎上凝聚共識,更加有利于推動區域社會經濟的繁榮與發展。區域經濟的繁榮與發展有助于提升區域的影響力,區域影響力的提升有助于提升區域的文化自信。

  其實,條條也罷,塊塊也好,只是大自然給予我們生命的立足之處。盤古開天地,生于斯,長于斯,是一個混沌的選擇,并非完全由人自身做主。但生于斯長于斯的地方,這就像一個大舞臺,如何把握舞臺的邊界如何表演,則是生活在其上的人們自身的問題。無法選擇出身,但可以選擇自身的作為。因此我們說,條條與塊塊,單一與多元,發達與落后,都只是生活在其上的人自身留下的痕跡。不論是條條,不論是塊塊還是坨坨,文化都是人們在此生活并對自身命運把握的結果。認識自我,因時而作,應機而動才是改變一切的關鍵。囿于條條、坨坨、塊塊的思維習慣,固然有其局限性,但是若能準確地認識自身的不足與弱點,因勢利導,變過去的封閉和自足的固執為改變自己的毅力,變坨坨、塊塊自身較強的聚合力為改變現狀的內生力,利用現在一帶一路建設的戰略機遇,變自己區域文化為一帶一路重要節點上的特色區塊,變傳統為特色,在當下五光十色的海洋里獨樹一幟,不失為一種適時而變的選擇。

  如今的時代是一個創新的時代,創新的時代是一個強烈需要有擔當和作為的時代精神的時代。甘肅人需要適應這個時代變化,自覺適應時代變革,自覺參與社會變革,發揮自身條、塊結合重要節點的獨特優勢,提振固有的堅韌與剛強,提振文化自信,激發血性,努力改變現如今經濟、社會發展遠落后于他人的狀況,為自己正名,以予人以更多的期待。

?

來源: 蘭州新聞網

關閉
免费六肖中特网 河北11选5开奖走 中原河南麻将手机版 重庆快乐10分有作假吗 澳门足球比分直播 新和成股票股吧 辉煌棋牌网址是什么 老快3和值怎么玩 大发pk10赢钱技巧 打麻将技巧视频 篮球网 汇金棋牌游戏? 十分快三大小单双玩法 北京pk10必赢技巧 甘肃快三 南粤风采36选7 最能赚钱的网络游戏